• <tr id='63jf4'><strong id='63jf4'></strong><small id='63jf4'></small><button id='63jf4'></button><li id='63jf4'><noscript id='63jf4'><big id='63jf4'></big><dt id='63jf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3jf4'><table id='63jf4'><blockquote id='63jf4'><tbody id='63jf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3jf4'></u><kbd id='63jf4'><kbd id='63jf4'></kbd></kbd>

  • <fieldset id='63jf4'></fieldset>

        <acronym id='63jf4'><em id='63jf4'></em><td id='63jf4'><div id='63jf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3jf4'><big id='63jf4'><big id='63jf4'></big><legend id='63jf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dl id='63jf4'></dl>

        <code id='63jf4'><strong id='63jf4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span id='63jf4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63jf4'></i>

          <ins id='63jf4'></ins>
          <i id='63jf4'><div id='63jf4'><ins id='63jf4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丟瞭姓名的狀元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  堂堂三甲舉子竟無名姓!難怪暴戾的朱皇帝要勃然大怒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洪武四年的一天早上,京城一傢低檔客棧裡,幾個等待發榜的舉子正在大發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豪情壯志,兩個錦衣衛忽然沖進門來,不由分說捉住一個自稱寒門書生的年輕人,連推帶拉去瞭皇宮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俗話說,文能治國,武能安邦。朱元璋以武力奪取天下,但治理國傢,他知道還要靠這些熟讀四書五經的書生。於是國傢政權剛剛穩定,朱元璋就下詔恢復科舉制度,明令非科舉者勿得與官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科考結束後,本地的舉子們都已四散回鄉,隻剩下一些外地人滯留京城等待榜文。這些人在京城大多無親無友,要麼就是相聚喝酒談天,指點江山;要麼就是出入花街柳巷,打發無聊時光。隻有個別傢境貧寒的考生擔心盤纏用完,就在附近的小店鋪裡做起瞭雜工。許多店鋪也樂於雇這些學子,期盼他們哪個將來能夠出將入相,也是店鋪炫耀的資本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寒門書生便是這些留京舉子中的一位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按照慣例,科舉考試三甲考生的卷宗要呈皇帝禦覽,由皇帝欽點狀元、榜眼和探花人選後再發榜公佈。當時為防作弊,試卷上考生的名字都是密封的。主管科舉考試的禮部尚書,親手在皇帝面前打開三甲考生的試卷後,發現其中一名考生的考卷上沒有名姓,隻填有寒門書生四字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不僅考試院的那些大員們奇怪,就連皇帝老兒也困惑瞭,決定親自見見這個舉子。雖然沒有姓名,但皇帝開瞭口,要找一個考生,自非難事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錦衣衛把寒門書生帶進瞭大殿,朱元璋一看這年輕人,雖然衣著寒酸,倒是眉清目秀,便溫和地問道:科舉考試這等大事,怎麼不寫名姓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稟報萬歲,不是小人不寫名字,實乃小人無名無姓,無法填寫。書生慌忙辯解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大膽,萬歲問話,還不老實,當心治你欺君之罪!不待皇帝發話,一大臣就厲聲呵斥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小人不敢,實乃因傢裡貧窮,沒有姓名,還望萬歲爺明察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朱元璋差點笑出聲來,窮可以沒有財產,不會沒有姓名啊。想俺朱重八小時候給人傢放牛,人傢都說俺窮得隻剩一個朱重八的名字瞭。都是娘生父養的,哪有沒有姓名的人啊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那麼你是哪裡人士,父母姓甚名誰,他們該不會也沒有名字吧?顯然朱元璋今天心情不錯,問話也很有耐心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可這書生隻說自己是北方人士,對父母姓名也是守口如瓶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朱元璋有些惱怒,就是那些一起出生入死打天下的功臣,如今也不敢這樣對待自己的問話,一個小小舉子竟然明目張膽欺騙自己,皇傢威嚴何在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這時,一個大臣到朱元璋身邊提醒說,這書生不敢暴露身份,會不會是外國探子,或前朝犯臣之子?此時北方邊界時有摩擦,大臣們對外域奸細之事都是心有餘悸。朱元璋頓時臉色一沉,耐心全無,大喝道:國傢大事如同兒戲,此人不可大用,革去功名,押入大牢,再不說實情,秋後問斬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書生就這樣被押入大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