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3674g'></span>

      1. <i id='3674g'></i>
        <dl id='3674g'></dl>

        1. <i id='3674g'><div id='3674g'><ins id='3674g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2. <tr id='3674g'><strong id='3674g'></strong><small id='3674g'></small><button id='3674g'></button><li id='3674g'><noscript id='3674g'><big id='3674g'></big><dt id='3674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674g'><table id='3674g'><blockquote id='3674g'><tbody id='3674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674g'></u><kbd id='3674g'><kbd id='3674g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<acronym id='3674g'><em id='3674g'></em><td id='3674g'><div id='3674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674g'><big id='3674g'><big id='3674g'></big><legend id='3674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ns id='3674g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3674g'><strong id='3674g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4. <fieldset id='3674g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奇怪的畫像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5

          鄭板橋在山東任范縣縣令的時候,許多人都眼讒他的畫作,可是能得到畫作的人卻不多。

          一天,一個少年乘著轎子,由一幫傢丁簇擁著來到縣衙,向鄭板橋討畫。鄭板橋一看,原來是他的本傢侄子鄭思謙,鄭思謙的父親是當地巡撫。他想,這個紈絝之徒平時被他父親管得很嚴,從不敢輕易到自己門前顯擺,今天這樣貿然上門,一定是父親不在傢,出來逞能。

          鄭板橋本不想給他畫,可是想瞭一會兒,又改變瞭主意,便說:我給你作畫可以,但你不能私自拆看,必須等你父親在場時才能打開,你能做到嗎?鄭思謙素知伯父的怪脾氣,生怕碰釘子,哪敢違背他的意思,便答應下來。

          很快,鄭板橋就到後堂做好瞭一幅畫,嚴嚴實實封上,然後交給他,又諄諄告誡一番,才讓他走。

          小思謙得瞭畫,十分高興,心想:父親對鄭板橋的畫渴望已久,卻不敢親自去討,自己輕而易舉就辦瞭父親想辦而沒有辦到的事,他看到瞭,一定會誇自己的,於是就把畫卷珍藏起來,等候父親回來。

          過瞭幾天,父親從任上回來瞭。他聽說兒子得瞭畫,十分驚喜:沒想到兒子年幼,倒能辦大事,應刮目相看,可再一細想,又心生疑惑:不知多少體面的人物都在族兄那裡碰瞭壁,弄得體面掃地,兒子才十幾歲,連話都說不周到,怎麼可能輕易得手呢?這其中必有蹺蹊!果然,一傢人打開畫卷一看,不覺都傻眼瞭。

          原來這是鄭板橋為小思謙畫的一幅肖像畫,畫工雖好,人也畫得俊秀挺拔,栩栩如生,就是在那應該畫手腳的地方留著空白。一個人無手無腳,豈不成瞭殘疾人?

          一傢人都大眼瞪小眼,不明白是怎麼回事,就見小思謙的父親思索瞭一陣之後,對著兒子喝道:不肖子,你是怎麼去見伯父的,照實講來!

          思謙見父親動怒,嚇得臉都白瞭,急忙跪在地上,結結巴巴地說:……我是坐著轎子去的……”

          父親又問:禮品是怎樣呈上去的?”“……傢丁呈的。

          你伯父當時有何表示?

          ……隻是笑笑,到後宅很快就畫出瞭這幅畫……”

          父親一拍桌子,怒罵道:你狗大年紀就敢在伯父面前如此擺譜?這缺手斷腳的作品,畫的不就是你嗎?他想瞭想說,你立即回去,不坐驕,不騎馬,連毛驢也不要騎,更不要帶一個傢丁。見瞭伯父,先磕頭請罪,再雙手把畫作呈上,請求修正。你伯父念你年幼無知,一定會給你修正的!

          小思謙受瞭父訓,仔細想想,也著實慚愧。當即再去范縣縣衙,向鄭板橋磕頭請罪。鄭板橋捻須一笑,上前把他攙扶起來,替他在畫作上添瞭手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