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i id='c1e0o'><div id='c1e0o'><ins id='c1e0o'></ins></div></i>
    1. <fieldset id='c1e0o'></fieldset>
        <span id='c1e0o'></span>
      1. <dl id='c1e0o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c1e0o'><strong id='c1e0o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c1e0o'></i>
          <ins id='c1e0o'></ins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c1e0o'><em id='c1e0o'></em><td id='c1e0o'><div id='c1e0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1e0o'><big id='c1e0o'><big id='c1e0o'></big><legend id='c1e0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1. <tr id='c1e0o'><strong id='c1e0o'></strong><small id='c1e0o'></small><button id='c1e0o'></button><li id='c1e0o'><noscript id='c1e0o'><big id='c1e0o'></big><dt id='c1e0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1e0o'><table id='c1e0o'><blockquote id='c1e0o'><tbody id='c1e0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1e0o'></u><kbd id='c1e0o'><kbd id='c1e0o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六道肘子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明朝崇禎初年,眉州城出瞭一個遠近聞名的大廚,名叫國豐,做得一手好菜。後來他被川陜總督請到瞭成都,做瞭總督的私人廚師。

            這天,國豐正在後廚裡忙碌著,一個傭人忽然急急慌慌地跑瞭過來,急切地對他說:“國師傅,你們老傢來人報信兒,說大公子出事瞭。也不知是真是假,你去看看吧。”

            國豐丟下廚刀,奔到府門口,卻見鄰居小三子正焦灼地站在門口往裡望著。他奔到小三子眼前,一把抓住小三子的胳膊,急切地問道:“小三子,寶兒他咋瞭?”

            小三子一見他,竟眼圈兒一紅,落下淚來,哽咽著說:“叔啊,你心上要硬一硬喲,我這才能跟你說得。”國豐紅著眼睛吼道:“你個瓜娃子,還愣個啥,快說呀!”

            小三子這才說,就在幾天前,龍泉山上的土匪劉大麻子帶著人下山,把國豐傢給搶瞭。那劉大麻子還看上瞭國寶的媳婦,要搶回去當壓寨夫人,國寶媳婦在半路上跳崖摔死瞭。國寶去找他們報仇,也被劉大麻子的人給打死瞭。國寶娘著急上火,一口氣沒緩過來,得瞭失心瘋,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瞭。他趕過來給國豐報個信兒,就是想讓他回傢處理一下後事。

            國豐聽瞭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國豐年輕時為瞭學好手藝,就耽誤瞭婚事,直到三十大幾才娶瞭媳婦,快四十瞭才有瞭兒子,取名國寶,那可是他的心肝寶貝呀。他背井離鄉地出來做活,就是想給兒子掙下一份傢業呀。頭年他剛給國寶娶瞭媳婦,正信心滿滿地等著抱孫子呢。誰知竟出瞭這樣的慘事,傢破人亡啊。

            國豐欲哭無淚,身子卻抖個不停。

            小三子忙著和傭人一起,把國豐攙進房裡。但國豐依然抖個不停。傭人又請來瞭郎中,好一番診治,又是掐人中又是針灸,國豐這才長出瞭一口氣,緩過神兒來。總督聽說他得瞭急癥,也趕過來看他。國豐就對總督說:“小三子造謠生事,心懷叵測,還望大人先派人把他看起來,等我瞭解瞭實情,再把他放出來。”

            總督點頭應瞭。幾個傭人就過來拿小三子。小三子被這突然的變故驚呆瞭,一邊掙紮一邊大喊著:“叔你瘋啦!我大老遠的來給你報信兒,你不光不感激我,還讓人把我抓起來,你安的什麼心啊!”

            國豐不理他,跟總督告瞭假,又到賬房領瞭自己的薪水,雇瞭一輛馬車,趕往眉州。

            龍泉山本在眉州的西側,要從成都回眉州,本是不經過龍泉山的,但國豐繞瞭個彎子,就在龍泉山下走瞭。那龍泉山守在官道之側,山勢險峻,易守難攻。劉大麻子就是看中瞭這個地勢,才在龍泉山上安營紮寨,不斷襲擾過往商客,擄掠錢財,殺人越貨,無惡不作。官府幾次派人剿殺,都沒能攻上山去,反倒丟瞭幾條性命,後來東面有人造反,規模更巨,總督隻怕那些人攻到四川來,就派重兵去防守,這龍泉山剿匪的事就被棄置一旁,劉大麻子也就更加囂張。

            那晚打死瞭國寶,劉大麻子也有些後悔。萬一國豐說動瞭總督,派軍隊來剿滅他們,那可真就不好辦瞭。雖然未必滅得瞭他,但死傷畢竟不小。隻是事情已經出瞭,後悔也沒用,他隻好派出瞭很多手下,留心山下的動向。這天,一個小土匪跑上山來報告他說:“國豐來瞭,”劉大麻子從椅子上跳起來,驚惶地問道:“他帶瞭多少人?”小土匪說:“就他一個人,雇瞭一輛馬車。”劉大麻子一愣,接著一揮手說:“把他給我抓上來!”

            2。傻廚

            十幾個土匪沖下山,奔著馬車撲過去。那車夫見勢不妙,跳下車就跑瞭。國豐也跟著跳下瞭車,可他沒跑出多遠,就被土匪們逮住,五花大綁地押上瞭山。

            劉大麻子一見他,就問道:“聽說你是咱們眉州有名的大廚,在成都給總督當廚子,隻給他一個人做飯吃,怎麼有空兒回到咱眉州來瞭?是不是總督不要你啦?”他是用這話試探呢,看國豐知不知道他一傢被害的事。

            國豐忙著解釋說,他兒子國寶去年成親,這就該有一年瞭,他估算著,兒媳婦該給他生個大胖孫子瞭。他盼孫心切,這才跟總督告瞭三個月的假,買好瞭一應物什,來給孫子過個大滿月。劉大麻子聽瞭這話,心下暗想,原來國豐還不知道他傢裡出事瞭,那就好辦瞭。他也不信國豐的話呀,就讓小土匪去看國豐帶來的那些東西,果然都是置辦的喜慶之物,心裡先就踏實瞭一些,又問道:“你從成都來,不走正路,卻繞這麼遠,又是為何?”國豐忙著說,他要給孫子過滿月,自然要露上一手,可他做菜有個規矩,菜裡的幾味調料必是要從鄉下的產地來買,他就繞路去買瞭一些。劉大麻子一看,國豐的車上,果真帶著些新鮮的調料,不覺暗暗一笑,國豐真不知道他傢出事瞭。不然,他哪有心情去采購調料啊。他眼球兒一轉,有瞭主意,就說道:“你國大廚做得一手好菜,兄弟們早就曉得瞭,饞得口水流瞭三裡地。可惜弟兄們膽小,不敢下山去品嘗,隻好把你請到山上,給我們做幾頓飯吃。國大廚你啥意思?”

            國豐一愣,接著說道:“做幾頓飯倒是小意思。隻是,不要耽誤瞭我給孫子過滿月啊。”劉大麻子笑道:“耽誤不瞭。我派人去打聽打聽,看看你傢孫子哪天過滿月,到時候我送你回傢,再送你一份重禮。”國豐無奈地嘆瞭口氣,隻得應瞭。劉大麻子就讓小土匪把國豐帶到瞭廚房,讓他做幾道菜嘗嘗。

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小土匪就跑過來,說國豐給開瞭一張單子,是要采買的輔料。劉大麻子接過單子來一看,不覺暗暗好笑。那單子上開的輔料詳備之至,也都是做菜用的,但也不見得有什麼奇特。他就命手下到眉州城中去采買。

            那邊去采買輔料,這邊國豐就忙上瞭。山寨中原也有幾個廚子,現在全給他打上瞭下手。他把白圍裙一系,就成瞭戰場上的將軍,命幾個廚子把蔬菜擇好洗凈,又按他的吩咐切好瞭樣子。那邊輔料一回來,他就揮動大扁鏟,龍飛鳳舞地幹起來,他一個臃腫的身子,此刻卻變得異常靈活,就像一道白影,在廚房中閃轉騰挪。

            很快,廚房中就飄出瞭飯菜香。

            劉大麻子站在門口看著,一聞到那香氣,先忍不住吞瞭一口口水。還有些土匪也聞到香氣圍過來,紛紛議論說,到底是大廚,做出的菜就是不一樣。不到半個時辰,幾道菜都出來瞭,土匪們早就饞得摩拳擦掌瞭,劉大麻子卻不讓動,先對國豐說:“你遠來是客,請你先吃吧。”國豐知道他是要讓自己先吃,以驗飯菜中是否有毒,就盛瞭半碗飯,把每樣菜都夾瞭些,不慌不忙地吃完瞭。劉大麻子忙著讓土匪給他盛瞭一碗,每樣菜也都夾瞭一點,別的土匪這才一擁而上,搶起瞭飯菜。劉大麻子夾瞭一口菜放進嘴裡,但覺滑嫩香脆,妙不可言,再也忍不住,忙著大口吃起來。吃完瞭一碗,還覺得不過癮,又盛瞭一碗,很快就吃光瞭。還是覺得不過癮,但肚子卻撐起來瞭,隻得作罷。他叫過一個土匪廚子,問他看出什麼門道沒有,那廚子苦笑著說,啥都沒看出來。這做飯就是這樣,大傢用同樣的東西,但用量多少,投放的次序,火候如何,全靠功夫,差一點兒都不成。他沒見國豐有一點兒奇特之處,但這味道就是絕妙啊。

            劉大麻子叫過國豐來:“你做的菜還真是好吃,大爺喜歡。現下給你兩條道兒:一是留下來給我做三個月的飯,二是馬上拉出去扔到後山崖下摔死。你任選一條。”國豐愣住瞭:“大爺,您不是說讓我回傢給孫子過滿月嗎?”劉大麻子說:“我改主意瞭。”國豐苦著臉說:“我不想死。”劉大麻子說:“那你就留下來吧,快到三個月的時候,我一準兒放你走。”

            國豐隻好苦著臉點瞭點頭。

            3。精算

            三個月的時間一晃就過去瞭。

            劉大麻子還真說話算數,放國豐下瞭山。

            不過,在國豐下山前,劉大麻子也做瞭精心的準備。他先派土匪到村子裡挨傢挨戶地嚇唬瞭村民,誰要敢跟國豐說實話,定滅他傢滿門。村民們膽小,早就給嚇得噤若寒蟬,隻顧瞭點頭,哪還敢說半個不字。劉大麻子又一把火燒瞭國豐傢。國豐下山後,回到村裡,看到自己傢的殘破景象,大吃一驚,忙著問鄉親們是怎麼回事。鄉親們不敢說出實情,隻得說那天夜裡國傢忽然失火,待救滅火後,卻未見屍體,果然怪異,已經報瞭官,也查不出個究竟來。

            國豐待瞭兩天,也不見傢人回來,眼看著總督批的假期已到,隻得回瞭成都。

            他隻在成都待瞭兩天,便又雇瞭一輛大車,趕回眉州。

            國豐路過龍泉山時,又被打探的小土匪發現瞭,把他給捆上山去。劉大麻子見瞭他,迷惑地問道:“你不是去給總督做飯瞭嗎?怎麼又回來瞭?”國豐無奈地說,他離開以後,總督又找瞭個洋廚子,誰知這洋廚子也有兩把刷子,會做許多種洋菜,沒多少日子,就把總督的口味吸引到他做的洋飯菜上去瞭。國豐一回去,總督居然讓他隻給傢人做菜,卻不用他給自己做菜瞭,國豐才不肯自降身份呢,一氣之下,就回瞭眉州,想開傢飯莊,憑自己的本事掙錢。劉大麻子一聽,頓時興奮起來:“這麼香的飯菜總督居然看不上,真是瞎瞭他的狗眼。也真是我們爺們兒有福,還真把你盼回來瞭。廢話少說,趕緊去給我們做飯!你一走好幾天,我們生生饞瞭好幾天,口水流瞭八裡地!”

            國豐就問道:“大爺,我要是做好瞭,你能不能給我個本錢,幫我把飯莊開起來?你放心啊,飯莊賺瞭錢,我翻著跟頭地還你。”劉大麻子笑著說:“好。隻要大爺吃得高興,那就依你。”國豐說:“好,那我就給你們做我最拿手的東坡肘子!”

            劉大麻子拍案道:“好,吃肘子!”

            他命土匪下山去買肘子,這邊,國豐就在廚房裡忙開瞭。

            國豐最拿手的,還真就是東坡肘子。

            土匪采購回生肘子,國豐就命廚子們將肘子上火略烤,燒凈瞭上面的細碎豬毛,又坐好瞭水,將肘子淺煮片刻,撈去其中的血沫和油脂,然後上鍋蒸制。蒸至八成熟時,將肘子撈出,表皮上抹上蜂蜜、冰糖、紅糖,再輔以八角、肉桂、香葉等作料,文火淺燉。

            不過一個多時辰,肘子的香氣就在山寨中氤氳起來,土匪們聞到瞭,饞得直吞口水,紛紛圍到廚房門口,探頭探腦地往裡看著,問國豐啥時候能吃上。國豐不慌不忙地說,再過半個時辰吧。這時,他又讓廚師們蒸制米飯。

            又過瞭半個多時辰,米飯熟瞭,小菜也擺上瞭桌子,國豐也掀開鍋蓋,一陣異香飄溢而出。國豐卻把肘子分成六道,讓廚子們一道一道端上來。先是凈皮肘子,然後就是酥皮肘子,再就是焦香肘子……

            土匪們不等劉大麻子招呼,就一擁而上,瘋搶起瞭飯菜。國豐坐到一邊,忽然流下淚來,心裡默默禱告著:“兒子,兒媳婦,你們的仇,我給你們報啦!娃兒他娘,你的仇,我也給你報啦!”

            他見土匪們都在搶飯吃,沒人註意他,就偷偷溜下瞭山寨……

            4。計策

            國豐一回到成都,就先請總督放瞭小三子。小三子被關瞭幾個月,滿肚子的火兒,一見他,就氣憤地說:“你幹嘛又放我出來?幹脆殺瞭我得啦!”

            國豐忽然一頭給他跪倒,老淚縱橫地說:“三子,不是叔心狠呀。若不如此,隻要走漏瞭一點風聲,我就難報大仇瞭。叔給你賠禮啦。”

            小三子一愣:“報仇?”

            國豐恨恨地咬瞭咬牙說:“那幫混蛋,殺瞭我的兒子,殺瞭我的兒媳婦,又逼瘋瞭我婆娘,早該死瞭!這樣的血海深仇,我咋能不報?”

            小三子驚呆瞭:“叔,你的仇報瞭嗎?”

            國豐點瞭點頭說:“該是報瞭。走,咱去看看。”

            兩個人回到眉州,來到龍泉山下,不見匪寨有啥動靜,這才膽戰心驚地摸上去,隻見寨子裡倒瞭一片土匪,都已沒瞭氣息,一個個臉色猙獰可怖。小三子給嚇瞭一跳,忙著退出來,問國豐:“叔啊,你這使瞭什麼邪門功夫啊?”

            國豐淒慘地一笑,說他哪會邪門功夫啊,這都是讓這幫土匪給逼的。土匪們逼死他的兒媳,殺死他的兒子,逼瘋瞭他的媳婦,活不見人死不見屍,他悲痛萬分。但想到龍泉山匪寨的地勢,官府是依靠不得瞭,而且當下天下大亂,朝廷的軍隊都在跟農民軍廝殺,他就是求瞭總督,總督也未必能幫得瞭他。要想報仇,還得靠自己。可他就是個廚子啊,能想出什麼好辦法來。還是他靈機一動,幹脆就用自己絕妙的廚藝來復仇。

            他求總督把小三子抓進大牢,就是怕走漏瞭風聲。他強壓下悲痛,裝出給孫子過滿月的喜慶樣子,就是要消除劉大麻子對他的戒心,他才好接近土匪。他留在土匪身邊以後,用自己精湛的廚藝,征服瞭土匪們。他給土匪們做瞭三個月的飯菜,土匪們吃瞭三個月的美味,等他走瞭以後,很難吃下差飯菜,隻能挨餓。他忽然回來,又給土匪們做瞭最拿手的東坡肘子,土匪們自然會海吃海喝。但土匪們不知道,他在烹制東坡肘子時,在肘子上抹的並不是普通的紅糖,而是柿粉,吃下以後,會澀住腸子,排不出去。偏偏他又讓廚師們蒸出瞭夾生飯,還有肘子也做得咸,土匪們吃下瞭,必然要喝很多水,那夾生飯遇水則漲,恰恰又排不出來,土匪們就被活活撐死瞭。

            小三子聽傻瞭,聽愣瞭,等他回過神來,就給國豐豎起大拇指說:“叔你真厲害,用飯菜都能殺人。”

            國豐搖瞭搖頭說:“飯菜本是給人吃的,我卻用來殺人,真是罪過。要不是他們逼我,我怎麼會想出這麼陰損的主意。可我得報仇,還得活著。你嬸子不知道到哪裡去瞭,我得去找她呀。”說完,他痛苦地抹瞭抹眼睛,步履蹣跚地下山去瞭。

            小三子愣瞭愣,也重重地嘆瞭口氣,跟著下山去瞭……